1. 首页
  2. 旅游攻略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序言:

刚从忙碌中退休,总感觉缺少些什么。思索良久,什么呢? 好像是无边无际沙漠突然出现的一泓靓丽清泉;又像是茫茫草原上陡然看见的一簇鲜艳的格桑花;更像是绵绵雨后忽然间挂在天边那弯绚丽的彩虹…… 渐渐明白,是对平淡的厌倦,对精彩的向往!

虽然不懂法语,懂点英语,我们仍决定: 不跟团,无需导游,穷游法国,挑战欧洲。

 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 

一、尴尬的巴黎公厕

巴黎没有公共卫生间,内急时四处寻觅,憋得难受,这是中国游客在巴黎的共同感受。因此,有报道说, 巴黎公共场所的一些僻静角落散发出騷臭味,为制定对策,巴黎市政府焦头烂额。

在繁华的香榭里舍大街,世界级名牌商店鳞次栉比。 根据中国经验,这些高档商店里面应该有公共卫生间,可我们搜寻了苹果旗舰店,ZARA旗舰店等四、五个高档大商店,居然都没有, 中国式公厕思维被巴黎的现实彻底颠覆。

情况越发紧急,经行人指点,前面的麦当劳有卫生间。我们喜出望外,急匆匆走去。进入店门,一个黑人兄弟坐在右边的通道旁,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,手朝里面指,好像知道我们的意图。我们点头,报以微笑,径直朝里面走,尽头果然是厕所。

厕所门关闭着,门上有标识,往锁孔里面投0.5欧元,门自动打开。原来是收费厕所,难怪有黑人指路。

轻松后,心里默算,在巴黎呆8天,如厕费是一笔不小开支。之后,除了少喝水,还学会了去咖啡屋蹭卫生间,绝大多数咖啡屋的服务生态度和善,不介意蹭卫,可也有个别伺应生冷漠拒绝,在卢浮宫旁的咖啡屋就遇到过。尽管如此,我们每天仍省不了找厕所的辛苦和尴尬……

因此,偶尔遇到免费公共卫生间,让人兴奋。在巴黎圣心大教堂入口处附近发现一处,是微型椭圆男女共用厕所。时间尚早,没有游客排队,虽然需求不强烈,怕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,便兴冲冲前往,走近发现门关闭着。东看看,西瞧瞧,终于弄懂,这是一个全自动公厕。按照提示,摁开门,夫人先进……

她出来时,不等门关闭,我马上闪进去,呜! 呜! ……警报器响起来,摁关门按钮,没有反应。不知道发生什么?我茫然无措。

这时,10米开外一男一女两个黑人“咿哩哇啦” 朝我们吼,旁边一个法国中年男人疾步过来,示意我出来,我赶快跨出椭圆形公厕,警报声戛然而止,自动门缓缓关闭,里面传出冲水的“哗哗”声,10秒钟左右,归于平静。那个法国人示意,现在可以用了。原来,我的闪入,打断了完整的公厕自动运行程序,它拉响警报向我抗议。

我被窘得脸色通红,额头沁出一层细汗,一个劲向这个帮忙的法国人表示感谢。

 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二、 丢失夫人

去凡尔赛宫游览,交通是个问题,朋友建议跟团游,如果自己乘公共交通,需乘地铁,转郊区列车RER, 小圈票不能用,需另购。对于语言不通,首次玩巴黎的异国旅行者,容易搭错车,走迷路。

但是,自由行费用比跟团游节省费用一半,经过慎重考虑,我们选择了乘坐公共交通。

次日早晨我们比往常出发早,地铁站乘客稀少,在中转站下车,穿过长长的地下连廊,找到去凡尔赛宫的候车点。旁边一辆列车开着门,里面坐着和站着不少乘客。我估计是去凡尔赛宫的车,便不假思索跨入车厢,前去跟一位貌似地铁工作人员确认。

还未等我开口,列车关门警报响起,回头一看,夫人还在列车外面,我想下车,见车门正在关闭,怕被夹住,生出意外,不敢硬闯。貌似地铁工作人员急忙按紧急按钮,没有反应,门关闭了。

列车启动,我的心异常慌乱,想砸窗跳车,想大吼一声,“停车!” ,转念一想,都没用!应立即考虑对策。掏出手机,咳!出国前没有开通国际漫游;用微信,不可能! 租用的移动WIFI放在夫人的背包里。 看来,我俩目前无法联系,怎么办?脑袋 “嗡” 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镇静一会儿,我告诫自己,不慌张,最坏结果就是重回所住公寓,耽误些时间,损失点金钱。

按常理,在那里失散,回那里寻找,但愿能和夫人心有灵犀。于是,决定第二站下车,返回原地。下车后,经一位乘客指点,不用出站,翻越铁路桥,即可乘坐返程车。

大约二十分钟,我回到原处,开始寻找夫人。在约30米长的站台来回走了3遍,不见夫人踪影。难道夫人回公寓了?还是直接去凡尔赛宫了?

沉思片刻,必须设法与夫人取得联系。环顾四周,身旁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,猜测是某国际大公司白领,正在低头看手机。我靠近他,礼貌询问他的手机是否能打国际长途。他耸耸肩回答,他的手机没有国际功能。我遗憾地离开,走到车站出口,请求一位地铁工作人员帮忙,她也摇头,表示爱莫能助。

我失望地踱步出了地铁站,抬头见一位黄皮肤黑头发小伙子正在过马路,想必是在巴黎工作的中国人或日本人,我立即冲上去,用汉语问道: 请问你是 中国 人吗?他瞅瞅我,回答,是啊!我心里暗自高兴。接着,我告诉他面临的紧急情况,二话没说,他让我告之夫人的电话号码。

看着他在手机屏幕上点戳,我眼里充满希望,嘟–嘟,手机接通了,隐约听到夫人声音,我突然有些激动,眼眶有点潮湿……

小伙子把手机递给我,我急不可待地询问夫人在哪里,她回答已经到达凡尔赛 车站。我立刻告诉她: 就在车站出口等我,千万不要离开,半小时后在凡尔赛不见不散!

还手机的同时,我提出付电话费,小伙子摇摇头,说,不用,不用。公司的电话。我一个劲向小伙子致谢,眼前这个海外中国人,让我在遥远的巴黎也感受到祖国的亲切。

半小时后,我和夫人在凡尔赛车站重新汇合,有久别重逢的感觉。同时相互提醒,此类险情不能再发生,否则小心脏受不了。

 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三、 盗贼魔影

网上说,拉丁区蒙马特高地是巴黎盗抢案件的高发地带,去游览圣心大教堂,红磨坊等景点,需特别小心。

去红磨坊之前,插一段我们跟团游意大利的防偷盗故事,导游是一位在法国读书工作多年的北京女士,出团前语重心长地提醒大家: 意大利小偷活动猖獗,他们通常团伙行动,配合默契,使出各种伎俩,分散你们注意力,得手率很高。请千万不要和他们搭话;把双肩包背在胸前,不要背在后面,最好把包的拉链拧紧锁死;千万不要露财,特别是现金。

后来,每到一个景点,她都再次提醒,并身体力行。她自始至终身穿一件宽大的红色风衣,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,完全看不出她的背包是在胸前还是身后,因而盗贼无从下手,这件风衣掩护她出入意大利几十趟,安然无恙,堪称防盗风衣。

尽管如此,在比萨斜塔景区,一个团友的背包拉链还是被一个吉普赛女贼拉开,偷走了一些零钱。

有了意大利经历,我们在巴黎格外小心,夫人的背包随时背在胸前,几天过去,平安无事,心中有些松懈,险情随之而来。

红磨坊是巴黎最著名的夜总会,因演出场景豪华,表演康康舞而闻名于世,它逐渐成为与卢浮宫、 巴黎歌剧院齐名的旅游景点。

下午一点多,我们穿街走巷,到达红磨坊,一眼看见跟图片上一样的红房子大风车,疲惫立马消失,寻找角度拍照。拍了几张“到此一游”照片,疲惫重又袭来,便在街心花园的台阶并排而坐,想歇一会儿脚。夫人把他的双肩包放在我们俩中间,这时,一双贼眼盯住了它……

我瞅着大风车正在思考,为什么老板把红房子大风车作为夜总会的商业标识? 这里面有何寓意? 夫人突然一把抓住身旁的双肩包,神情紧张,嘴里嘟啷: 贼娃子! 我扭头看,见一个人影从我们身后闪离,我立马站起身来,影子已跑出6米开外,是一个高鼻梁,凹眼睛,脸部宽阔的中年男子,。他扭头和我瞬间对视,随即消失在人群中。

从紧张中缓过神来的夫人告诉我,刚才她感觉身后有点不对劲,好像有“窸窸窣窣”的声音,产生警觉,下意识按住身旁的背包,感觉有一只手正在拽包……

我转身观察身后地形,原来盗贼从身后植物丛里伸手来偷包,弄出了动静,然后抽身而退。幸好夫人反应灵敏,没让盗贼得手,否则,他抢了包,夺路而逃,大概率会上演一出巴黎狂追盗贼的影视剧情节。

时尚浪漫的世界之都活动着如此猖獗的偷盗之徒, 令人感叹: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东西。

 

老夫妻穷游巴黎之“惊”与“险”

四、机场历险

在巴黎险些错过回国航班这段经历,任何时候回忆起都心有余悸。

从巴黎住所到巴黎机场的交通,我们出国前做过攻略。令人高兴的是,离我们住处仅15分钟步行路程的凯旋门就有市区至机场的大巴车。相比打的,可以节省费用,心中舒畅,感叹巴黎交通选择的多层次,方便不同阶层的人出行。

回国这天清晨,起了一个大早,想提前多一点时间赶到机场,把剩下的欧元在免税商场花掉。此时路人稀少,朝阳冉冉升起,映照得凯旋门墙上的艺术浮雕格外显眼。拉着行李箱,20分钟到达乘车点,一辆崭新的大巴车在乘车点开门等客。

路旁有一间咖啡屋,夫人称要去卫生间。

见我拖着行李箱,两个看上去像大巴站点的工作人员迎上前来,用含混不清的法式英语问道,你去哪里?回答去机场。接着,又讲了一串地名,我似懂非懂,回道: 一号航站楼。后来回忆,可能是答非所问。

这时,夫人从咖啡屋出来,问大巴车是去戴高乐机场吗?我回答是啊,心想,难道巴黎还有另外的机场?

三分钟左右,大巴车开始发动,工作人员招呼我们上车,我再次跟司机确认是一号航站楼? 因从各种渠道得到的信息,巴黎机场很大,航站楼之间的距离远,如果弄错,会大费周折。司机点头,我感觉没错了,就在司机手上买了车票。

大巴车在巴黎放射性街道穿行,透过明亮的车窗,观摩巴黎市容。车在埃菲尔铁塔附近停稳,上了几个乘客,然后直奔机场而去。

大约40分钟,大巴车抵达机场,下车后,夫人望了望四周,说: 这机场跟我们来的时候好像不一样。我回道,不可能吧!

我决定去向机场工作人员确认,然后再去柜台换登机牌。环顾周围,没有咨询柜台,就近问一家航空公司的柜台人员,这个金发中年女士摇摇头,回答没有中国航班,我的心一下子抽紧,立马又宽慰自己,也许她不知道。

我疾步朝安检口走去,那里站着一位穿深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。听完问询,这个中年男子脸上马上出现紧张神情,告诉我,你走错机场了, 中国的航班在戴高乐机场,这里是奥利机场。“嗡” 我的脑袋炸了一般! 瞬间出现空白。

几秒钟后反应过来, 巴黎真有两个机场!我们确实走错了机场。嗨! 担心什么,发生什么。理智告诉我,现在要控制情绪,不怨天尤人,必须迅速赶往戴高乐机场。

夫人打开谷歌地图查看,奥利机场在巴黎的东南面,戴高乐机场在东北面,要穿过整个巴黎城。此刻是10点20分,离航班起飞时间还有约3小时。机场人员告诉我们路途需花2小时,谷歌地图也显示要2小时,那么到达戴高乐机场大约12点20分。如此计算,换登机牌,入海关,过安检就只剩下1小时,时间明显不够。

怎么办?难道放弃? 绝不可能!即使赶不上,也要放手一搏。

对大巴车、的士、地铁3种交通方式快速评估,因遇周六,担心红衫军示威游行,阻断交通,我们决定乘地铁前往戴高乐机场。。

我们开始与时间赛跑,购地铁票排队花掉约3分钟,心里埋怨售票员的动作太慢;好不容易上了地铁,车厢里的线路示意图显示,有接近30个站,的确够远。平常没有觉得列车跑得慢,停站多,眼下却像乌龟在爬,停站太过频繁……

夫人握着手机,盯着谷歌地图上不断变化的距离和时间,悲观的告诉我。可能赶不上了。前面还要中转一次。唉!我也开始泄气……

心里盘算,如果真的错过航班,首先去国航柜台。咨询更换最近的航班,然后在机场找酒店住下来,可能要等1天,2天甚至3天,如此这般,一大笔额外费用随之产生,也许3千,5千,甚至1万……越想心里越急。此时有些后悔,如果跟团,就不会有这些问题。真是心急如焚啊!

有句古话: 死马当成活马医。眼下面临的情况就是如此。想着,急着,列车已经穿过了巴黎市中心,站与站之间的距离隔得远些,车站也稀少些。随着列车速度加快,沉重的心情有稍许轻松。然而,心里仍惦记着那个中转站,此时,车厢内的乘客稀少了,我注意到前排一位穿长衫,裹头巾印度男人,旁边坐一个印度中年妇女和一个白人少女。我决定抓住时机采集信息,避免下车询问耽误时间。

我走近他们,俯身用英语告诉印度男人,我们面临的紧急情况,他马上神情紧张起来,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说,时间确实很紧了,也有可能赶不上。他接着说,我们也是去戴高乐机场1号航站楼,一会儿转车时,我们跑步抢时间,你们紧跟我们,他双手合一,念叨:上帝保佑不要错过航班。

说话间,我感觉有点异样,列车风驰电挚般奔跑,窗外的车站一晃而过。心里开始暗自高兴,下一个站也不停就好了! 还真邪乎! 列车果真不减速,呼啸而过,1个站,2个站…… 直到第10个车站,才开始减速,慢慢停下来。

真的时来运转了!整整节省约20分钟时间!难道这趟车是巴黎人所说的快车?

在转乘站,我们拖着笨重的行李箱,跟着印度一家人奔跑,当一头汗水,气喘吁吁到达戴高乐机场1号航站楼时,刚好11点45分,离我们的航班起飞时间还有1个半小时。

匆忙谢过印度一家人,直奔值机柜台,没人排队,估计此航班的乘客领取了登机牌及完成行李托运。递上护照,工作人员在电脑上一阵敲击,我们接过登机牌,心里倍感轻松。

排在长长的安检队伍后面,终于有机会擦汗喝水,舒缓绷紧的神经和紧张的肌肉……

过海关的队列排成长蛇阵,照这样排下去,恐怕飞机得晚点。正想着,机场广播响起,我立马集中精神,竖起耳朵倾听,一遍法语,一遍英语,听到了我们的航班号,催促乘客尽快登机! 广播一结束,我们马上冲向海关执勤人员,告诉他我们是刚才广播催促的航班乘客,他瞟一眼登机牌,立即带我们去一个排队很短的特别通关口。过了海关,我们朝登机口奔跑,检票口只有寥寥几人,匆匆登上飞机两三分钟,机舱门就关闭了。

飞机腾空而起, 巴黎城渐渐退去,慢慢模糊,我头靠椅垫,闭上眼睛,刚才那幕“绝处逢生”的情形历历在目…… 只是现在惊魂已定。我默默检讨自己:一定要改掉“自以为是”的臭毛病,愿此类惊险永远别见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游梦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vyoudream.com/lvyougonglue/198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